胡志叠
8岁离家打拼
漂泊50多个国家...




50年

只为1个梦想

从8岁到68岁,他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水产事业;从亚洲、欧洲再到美洲,辗转50多个国家,他对捕鱼、养鱼的热情有增无减……


68岁的胡志叠是个对水产事业十分有情怀的人,他离开国外优渥的生活,回到家乡平阳建立碧海仙山海产品开发有限公司,并在南麂岛投资海洋牧场,为的是实践自己的理想——养出世界上品质最好的大黄鱼。


等待6年

2016年9月3日,67岁的胡志叠正护送着一大车“麂翔”大黄鱼前往G20杭州峰会食材总仓。这一车养殖了三年以上平均重量1公斤的大黄鱼将被端上峰会的餐桌,这就像是一场大考,虽然做足了功课,但是真到了临考,内心不免有些忐忑。

▲胡志叠的碧海仙山旗下的麂翔大黄鱼,成为2016年杭州G20峰会食材指定供应类目


成为杭州G20峰会食材总仓供应企业,将黄鱼顺利送达的那一刻,胡志叠的一颗心总算放到了肚子里。为了这一刻,胡志叠足足整整等了六年。“养出世界上品质最好的大黄鱼”,这个理想终于实现了,胡志叠的眼中噙满泪花。所有的艰难困苦,次次的跌倒爬起,在这一刻终于化成幸福的泪珠。

▲胡志叠和他的宝贝——大黄鱼

些是大家爱

8岁赤脚卖黄鱼


60年前,平阳西湾蔡家山,一个8岁的男孩艰难地挑着两个大竹筐,竹筐里装满了刚刚从码头贩来的黄鱼。小小的身板被扁担压得弯弯地,那会没有鞋,千山万水只靠一双脚,脚底厚厚的一层茧就是证明。没有辅助的交通工具,肩挑手提,一乡一乡地走,一村一村地卖。

 

▲平阳西湾蔡家山,胡志叠8岁从这里走出


从清晨到日暮,露水与汗水在身上凝结成了盐花,8岁的胡志叠手里紧紧攥着一把刚刚换到的纸币,除去贩鱼的本金,盈余并不多。叹了口气,拖着瘦小的身体趁着月色返家。


这几年敲罟[gǔ]捕鱼法盛行,黄鱼旺发,鱼多价贱,乡民们吃黄鱼已经吃到发腻,但几分钱一斤的价格,对于手头并不宽裕的乡民们来说,倒也是颇具吸引力。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平阳苍南沿海一带渔民用“敲罟”方法捕捞野生大黄鱼,这个方法一度让东海野生大黄鱼濒临灭绝


说起敲罟捕鱼法,这是来自福建的一种野蛮的捕鱼方式。大黄鱼和其他石首鱼科的鱼类一样,在头骨腹面连着的两个翼耳骨中各有一个耳石,耳石与海中的噪声共鸣,大脑会发生强烈的脑震荡。渔民敲打绑在船帮上的竹杠即敲罟,通过水下声波将大黄鱼震昏,再把昏死的鱼群赶入大船张开的网中,不分老幼一网打尽,连其他在捕鱼作业附近的石首鱼科的鱼类也不能幸免。


年复一年,胡志叠一边贩卖着鱼货,一边悄悄长大。

结婚、生子,当第一个孩子降生时,胡志叠已经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水产老板,也积累了不少财富。这个时候的胡志叠已经不满足于在平阳这个小地方继续贩卖鱼货了,世界那么大,是时候出去看看了。



异国他乡 杀出名堂


1983年,胡志叠只身来到荷兰。初来乍到,语言不通。这个时候的胡志叠开始感到迷茫,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我能以什么安生立命呢?思来想去,除了水产生意,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懂,他下了这个决定:操起老本行,在异国他乡闯出个名堂。


经过一番周折,胡志叠找到了一家水产市场。荷兰人显然信不过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都不太愿意招聘胡志叠为自己的员工。百般无奈之下,胡志叠提出愿意免费工作一段时间,只求管饱。狡猾的荷兰人终于同意让胡志叠试试。


几天下来,他娴熟的技巧很快让周围的同行侧目,纷纷赞叹这个来自中国的小伙子。荷兰老板也很快改变初衷,真正接纳了胡志叠。


在荷兰的第一份工作来之不易,也标志着胡志叠的事业开始在海外发芽生根。




海鲜生意做遍世界各地

不安现状,这或许是从胡志叠骨子里透出的一种生命状态。波斯湾、北海道、阿根廷……胡志叠的足迹留在了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土地和海洋上,老外们稀奇古怪的捕鱼、养殖技术深深地装进了胡志叠的脑海。在各国闯荡的那些年头,胡志叠做过超市,干过贸易。而最得心应手的,还是从小就熟悉的水产生意。

凭着努力拼搏的精神,胡志叠在欧洲许多国家建立了自己的公司,生活也变得一天比一天好。然而,久居异国,不免思乡。




情系家乡 报效桑梓

矢志养出世界上最好吃的黄鱼


五十而知天命。五十岁之后,知道了理想实现之艰难,故而做事情不再那么追求功利,发愤忘食、乐以忘忧却仍是这个年纪最为高贵的品性。

2011年,刚到知天命之年的胡志叠,毅然决然地回国。南麂岛妈祖岙海域一片被人放弃的养殖基地,成了胡志叠人生事业崭新的起点。

▲平阳南麂岛的黄金海域成了胡志叠黄鱼事业崭新的起点


实践证明,这是浙江省沿海极少见集地理位置、抗风浪、水温等多种优势因素于一体的黄鱼养殖海域。

经过几年发展,胡志叠的黄鱼基地颇具规模,有着多达70多个深海网箱的基地,成为了浙江省规模最大的仿野生环境黄鱼基地之一

家乡的南麂列岛,在平阳县鳌江口外以东30海里的东海海面上。亚热带海域,气候温和湿润,四季分明。这是一个自然条件优越、海洋生物多样、风光旖旎的天堂。有着“贝藻王国”、“海上神农架”的雅称。

1998年,南麂岛成为我国唯一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生物圈保护网络的海洋类生物保护区,2002年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列为“中国南海沿岸海域生态多元化管理工程”基地。


51岁的胡志叠对着这片美丽的海域许下承诺:“我要养出世界上品质最好的大黄鱼!”让深受敲罟之害的黄鱼再次回到平民的餐桌。


建南麂岛规模最大黄鱼养殖基地

即已起心动念,必有福报随身。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平阳县碧海仙山海产品开发有限公司揭开红绸。

妈祖岙海域属于胡志叠自己的超大型深海围网建成了3处、深水网箱70余只、传统网箱1000余只……南麂岛规模最大、养殖设施最完善的大黄鱼养殖企业浮出海面。


胡志叠把这些年来从国外学到的养殖技术集合到自己的基地中,采用高分子材料制作围网网衣,深水网箱上设置了100多个锚点固定。固定网箱的绳索有拳头一般粗,这样使得他单个网箱的投入资金就要上百万元,比周边其他养殖基地都要多出数倍。其他养殖户甚至在背后嘲笑胡志叠是个不懂投入产出配比的傻瓜。

▲位于平阳县南麂岛妈祖岙海域的黄鱼基地,遍布着大大小小多达上百个深水网箱

▲基地航拍

南麂岛虽然有着绝佳的自然环境,但也面临每年夏秋季节大小台风的考验。特别是10级以上的台风,对大黄鱼养殖可以说是致命的。在防台这块,可以说是做到了不计成本。2013年“菲特”带来18级的超强台风,由于保护措施到位,基地的大黄鱼基本完好无损。“别人放网箱的绳子如果是一个手指粗,我们养殖场的就是一个拳头大。”他比划着告诉记者。

▲海上牧场通过农业部无公害农产品产地认证


想要养出好品质的大黄鱼,必须从源头抓起。胡志叠深知这个道理。为此,他建立起了自己的育苗基地,用以培育大黄鱼鱼苗。目前闽东族大黄鱼品种已培育到35代,岱衢族大黄鱼品种培育到第4代。这两个品种分别来自福建和舟山,是南北黄鱼的两个主要品种,建立育苗基地让可以从源头把握黄鱼的品质。

为了让大黄鱼长得更好,胡志叠采取仿野生的养殖方式。杜绝谷物类饲料的投放,喂食小鱼小虾,保持大黄鱼的野性,同时维持大黄鱼较大的活动区域,住得宽敞吃得好,是胡志叠对自己的大黄鱼的优待。品质上去了,但是平均单位面积产量却下来了,其他养殖户处又传来嘲笑声。

▲凭借着107个硬性指标检测结果合格,胡志叠的麂翔大黄鱼在2016年成为全国唯一一家入选杭州G20峰会黄鱼供应名单


中国味道 走向世界

天道酬勤,短兵相接智者胜。2016年初,有关部门通过国家、省、市海洋与渔业局联系到他,提出若检测合格,可采购其基地产的大黄鱼供应G20峰会。带着亲手养大的大黄鱼样本,胡志叠走进了G20杭州峰会食材总仓的办公室。谁知道,竞争对手多达137家!

过五关斩六将,经过层层严格检测,胡志叠的“麂翔”牌大黄鱼在国家海洋渔业局规定的107个指标检测全部合格,最终脱颖而出,被确认为G20峰会指定大黄鱼供应企业。“麂翔”大黄鱼终于作为“中国味道”的代表,为世界所知。

“我要养出世界上品质最好的大黄鱼!”,胡志叠夙愿已然实现!但是,在海风中,胡志叠依然在思考着,什么时候才能让大黄鱼变成普通百姓日常餐桌上的标配呢?如何在保证品质、保证产量的基础上降低养殖成本呢?如何将最新鲜的大黄鱼以最快的速度配送到用户手中呢?

胡志叠感觉,大黄鱼之路还很长很长,要做的事情仍然太多太多……